特朗普老鼠倉被曝光,美國披露中美國運對決焦點

點此按鈕收聽本文語音

土耳其引爆中東戰火后,近幾天,全世界關注的大消息特別多。10月18日,關于美國總統特朗普操縱股市和期貨市場、操作老鼠倉的消息令世人矚目。

老鼠倉確定無疑

美國《Vanity Fair》(名利場)雜志刊發威廉·科漢文章《明顯有鬼把戲:特朗普混亂交易的驚人利潤之謎》,質疑特朗普涉嫌在股市有老鼠倉。威廉·科漢是暢銷書《紙牌屋》和《最后的大亨》的作者,在華爾街有近20年的投資銀行家生涯,曾任摩根大通公司董事總經理,是典型的華爾街內部人士。

威廉·科漢文章指出,在6月28日、8月23日、9月3日、9月10日、9月13日,美股收市前幾分鐘有大單買入,次日特朗普就在推特發布關于中美貿易戰順利進展的利好消息,使這些買入的大單分別盈利大約:18億、15億、0.825億、1.9億、1.8億美金!

由于中美股市都對貿易戰消息極其敏感,在沒有任何先知能力的情況下,貿易戰的利好消息將刺激股市上漲,利空消息則使股市下跌,這是一個典型的市場反應。

對于特朗普這種通過提前埋伏資金,然后在推特釋放貿易戰利好利空消息來操縱股市短期獲利的行為,漢唐軍機在前期刊發的文章中已經深入揭露分析,并且一定程度上精準的披露了這一內幕。詳情可參見相關文章。

 

—— ? 廣告 ? ——

— ? ?大統華戶外廣告輕松傳媒獨家代理 ? ?—

(那么,特朗普不想達成協議,還反復要求談判然后撕毀協議、掀翻桌子、翻臉如翻書,他有什么圖謀呢?一方面,特朗普團隊通過操控談判開始和談判破裂的消息,提前布局股市,做多做空,反復獲利。因為貿易戰的談判計劃完全控制在特朗普及其幕僚特別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商務部長羅斯等人手中,他們勾結華爾街多次利用內幕消息在美股做波段發大財。我們都知道很多機構通過內幕消息在股市套利,甚至很多人為此鋃鐺入獄。可是特朗普團隊玩的這種內幕交易,才是真正的堂而皇之,大巧不工,重劍無鋒。另一方面,美國通過在提前潛伏在中國金融領域的資金,同樣利用美方的內幕消息,通過急漲急跌做波段反復洗劫中國股市。美國以中國股市為打擊目標,不僅可以獲得超額回報,還可以削弱中國經濟活力,制造中國內部矛盾。
如此分析來看,特朗普團隊操縱股市,已經是美國對華經濟戰的一部分,既可以公私兼顧壯大自己,又可以削弱對手,何樂而不為也!)

威廉·科漢的文章精確地指出了可疑交易發生的時間和交易規模。我們可以一起看一下相關內容,作為證據進行解讀。

6月28日,在芝加哥交易所最后30分鐘的交易時段內,有人買入了42萬份9月上市的e-minis合約。芝加哥股市收盤后,特朗普宣布中美貿易談判回到了正軌,股市開始上漲。一周后,這筆交易獲得了18億美元的利潤。

8月23日,在芝加哥交易所最后10分鐘交易中,有人購買了38.6萬份9月份的e-minis合約。三天后,特朗普謊稱接到中國要求重啟貿易談判的電話,這筆交易的利潤超過15億美元。

9月10日,在芝加哥交易所最后10分鐘交易中,有人買入了8.2萬份e-minis合約。9月11日凌晨4點左右,中國政府宣布,將對一系列美國制造的產品取消關稅。同一天,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他將推遲對一些中國商品征收關稅。這筆交易一天大約獲利1.9億美元。

9月13日,在芝加哥交易所交易時段最后10分鐘內,有人賣空了12萬份(e-minis合約,標普500在高點3010點附近。幾個小時后,無人機襲擊了沙特阿拉伯的大片石油基礎設施,導致該國石油生產中斷,油價飆升。到芝加哥交易所(CME)周日晚間盤前交易時,標普指數已經下跌了30點。這筆賣空交易迅速獲利1.8億美元。

很顯然,沙特油田被襲擊事件,有人提前獲知了消息。那么,這筆交易到底是孤立交易還是龐大交易中的一部分呢?還有待于調查。

—— ? 廣告 ? ——

— ? ?大統華戶外廣告輕松傳媒獨家代理 ? ?—

對于無人機襲擊沙特油田事件,徐吉軍(公眾號:漢唐軍機)在前文中也曾明確指出,襲擊沙特的黑手應該是美國華爾街相勾結的美國軍方,目的是通過短暫的操控油價漲跌和股市動蕩獲取金融利益。

(9月14號,沙特東部的布蓋格煉油廠和胡賴斯油田遭到襲擊,開始宣稱導致沙特500萬桶產能受影響,占沙特原油產量的一半,國際油價隨之暴漲。三天后,沙特宣布原本受損一半的原油產能已經恢復。全球金融領域在幾天內經歷了石油危機引發的股市暴漲與暴跌。
假如說沙特被襲擊,確實遭受到了實質性損失,那么華爾街在本次事件中通過做空和做多石油期貨,獲取的金融利益將遠大于沙特的石油損失。
在此,徐吉軍不得不感嘆,統治美國的金融集團,再次通過制造緊張局勢獲取了極為可觀的利益。從這個角度來講,特朗普一直致力于重振美國的制造業,恐怕終究是南柯一夢,因為美國通過金融霸權獲利太容易了,美國資本家早已根本不愿意通過勞動生產產品獲利。……
其實,最有能力并且最具備條件同時最有動機襲擊沙特油田的是美國,準確定義是駐扎在波斯灣的美國海軍第五艦隊。美國第五艦隊駐地麥納麥距煉油廠不到一百公里,如有導彈襲擊,顯然會觸發美軍的防控預警系統,結果美國在這個事件中完美的扮演了馬后炮的角色。)

特朗普式貪婪

再看有關特朗普貪欲無度的相關信息。10月17日,白宮辦公廳代理主任馬爾瓦尼對記者說,特朗普政府希望烏克蘭政府調查“干涉選舉”情節,并以凍結4億美元的軍事援助為要挾。馬爾瓦尼表示,在外交政策層面,美國一直都這么干。

民主黨人回應道,馬爾瓦尼“令人震驚的坦白”將會對彈劾調查產生“顯著的影響”。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表示:“他的說法讓我們了解到,真實情況比‘非常糟糕’還要糟糕。”民主黨議員史瓦維爾說,馬爾瓦尼等于是“幫總統簽署了認罪書”,現在特朗普只需要等待“判決結果”了。

同一天,白宮辦公廳代理主任馬爾瓦尼說,白宮目前計劃將2020年6月在美國召開的G7峰會,放在邁阿密的特朗普國家高爾夫球俱樂部舉行。一些美國國會議員和民間社會團體痛斥說特朗普是“迄今為止總統腐敗行為最無恥的例子之一”。

9月2日到3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到訪愛爾蘭首都都柏林,卻住進了距離都柏林數百公里遠的一家屬于特朗普的酒店。美國民主黨質疑彭斯變相把納稅人的錢送進特朗普的口袋。

這就是特朗普特色的貪婪,作為商人政客,不管利大利小,都是來者不拒。很多中國讀者對于漢唐軍機關于美國各方貪婪本性的揭露一直持懷疑態度,認為特朗普等人是美國政治家,不可能在國家大事中摻雜個人私欲。對此,漢唐軍機向廣大讀者的善良致以真心地敬意。不過,需要提醒各位,不要拿中國政治家的標準去衡量美國政客。首先,特朗普此類操作,與美國遏制中國的大戰略并無矛盾,根本不耽誤打擊中國,只是順手而為,何樂而不為。其次,特朗普的貪婪,何止是金融市場,哪怕是其他商業領域,一樣毫不掩飾其貪婪的特點。不管利益大小,特朗普都是來者不拒,呈現出了典型的商人特色,蒼蠅大小也是塊肉啊!結合近期特朗普被彈劾、爆出各種貪腐行為、與烏克蘭總統通話被曝光等一系列事件,我們有理由認為,對做任何事情都無所顧忌為所欲為的特朗普來說,不做老鼠倉才是怪事,操作老鼠倉才是天經地義合情合理。

中東演義

自從土耳其發動和平之泉行動,進攻庫爾德武裝以來,中東局勢風起云涌。特朗普在命令美軍撤軍,給土耳其讓開進軍通道后,迫于美國國內的壓力,只好又下令制裁土耳其。

特朗普真心想在敘利亞、阿富汗等地撤軍,前面已經成功的在伊拉克撤出,但是其他美國高層普遍不認可特朗普的決策,因為在敘利亞全面撤軍等同于認輸,白白的將中東核心地區送給俄羅斯。

10月16日,美國眾議院以354:50票正式通過決議,反對從敘利亞的撤軍。特朗普怒不可遏,在推特上留言稱議長佩洛西就是什么都不懂的“三流政客”。佩洛西直接反擊怒斥美國總統是“神經病”。

有很多人評估認為,特朗普主動要求撤軍是戰略欺騙,準備坑殺土耳其、伊朗、俄羅斯、敘利亞,甚至有人認為特朗普策劃的陰謀類似于中國古代齊國相國晏嬰的“二桃殺三士”之計。所謂的特朗普陰謀就是通過讓出庫爾德地區,誘使土耳其、敘利亞、俄羅斯三國爭桃而翻臉。

對此,徐吉軍(公眾號:漢唐軍機)一直堅持認為,特朗普做出的決策,符合美國的國情和實際國力,不存在二桃殺三士的操作空間。一個簡單的問題:試問,如果特朗普真的在玩戰略欺騙,那么美國高層氣急敗壞又通過國會程序反對特朗普撤軍,又是唱的哪一出呢?

因此,漢唐軍機認為,關于敘利亞撤軍問題,特朗普一意孤行,乾坤獨斷慣了,根本不愿給反對派爭論的機會。

10月18日,美國副總統拜登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會面,美土雙方達成在敘利亞停火共識。但是土耳其軍隊根本沒有拿停火共識當個事,當天動用大口徑榴彈炮和無人機,對約定停火區域的庫爾德人據點“拉斯艾因”鎮進行了猛烈打擊。庫爾德人傷亡慘重!

令國際社會深感可笑的是,美國為了讓土耳其停止打擊庫爾德人,承諾庫爾德武裝今后需要解除所有重型武器裝備,自身的安全由美軍或者敘利亞軍隊保護。

美國扶持了三十年的庫爾德武裝,就這樣被徹底出賣。未來,庫爾德人不管是面對土耳其還是敘利亞,都只能束手就擒,坐以待斃。除非庫爾德人心甘情愿任人宰割,徹底放棄獨立建國的目標追求。否則,未來的庫爾德人仍將被周邊四國持續打擊,進行削弱。

美國內斗

在徐吉軍(公眾號:漢唐軍機)看來,特朗普做事的風格表現的超級任性而且自信。盡管從上任以后民主黨一直試圖用通俄門來彈劾特朗普,但是一直沒有找到強有力的證據。目前發動的對特朗普的彈劾,主要也是抓住特朗普和烏克蘭總統的通話內容做文章,指責特朗普違反了美國國內政治規矩,試圖通過烏克蘭政府對競選對手拜登進行打擊。這種假手外國打擊政敵的政治先例如果開啟,將來美國總統的選戰將不可避免的會被其他國家利用。這才是美國民主黨敢于在通俄門彈劾失敗后迅速發動又一次反特朗普行動的原因。美國人有美國人的政治規矩,特朗普如果過于肆無忌憚,也會引起美國政界的一致反感。畢竟,大家都是池中魚,特朗普如果把水攪渾到不可恢復的地步,那么所有池中魚的生存環境都會非常惡劣。

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國內彈劾特朗普根本不是因為特朗普的私德問題,而是政治規矩問題。特朗普發起對華貿易戰是美國的共識,所以從中美關系的角度來看,特朗普做的很好,贏得了美國政界內部的統一支持。那么,在對華貿易戰的過程中,特朗普借機操作股市,謀取個人私利,應該不會引起美國政界和普通美國人太大的反感,甚至不排除華爾街很多人都在這樣操作。

特朗普的問題是在于,在國際關系中傾向于美國利益極端化,與民主黨擅長通過意識形態組建聯盟的戰法明顯相悖。民主黨奧巴馬執政時,通過TPP協定成功建立了排華經濟聯盟,結果被特朗普直接丟棄。希拉里在競選時明確提出通過意識形態聯盟來遏制中國和俄羅斯,但是特朗普上臺后拳打世界各國,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國家。從國際關系角度來看,特朗普現在玩的確實有些迷亂,在地緣政治角度錯招頻出,未見高明之處。

目前評估,特朗普對美國利益造成的傷害最大的領域還是國際地緣政治博弈。特朗普反復退出各種國際組織和條約,在中東地區、中亞地區反復后退,使美國全球戰略遭遇全面被動甚至潰敗。盡管退縮有退縮的內因,但是決策者本身認知水平也構成影響。美國的被動局面,與特朗普的執政傾向是分不開的。

中美國運

隨著美國勢力的衰落,中國和俄羅斯在中東堪稱高歌猛進。土耳其人發動進攻,迫使庫爾德人主動投降了敘利亞政府;沙特在油田被襲擊后花百億購買俄羅斯軍火;伊拉克和中國簽訂了以石油換重建的協議,期限長達20年;敘利亞重建即將展開,中國又將擔綱領銜;伊朗石油交易采用人民幣計價;土耳其總統訪華后與中國展開全面合作。

兩方對比,美國的衰落是非常明顯的事實。在此局面下,中國國內竟然還有部分人迷信美國在主動設局引誘中俄入局,實在是杞人憂天,不知所云。

客觀而言,美國的國力應該是真的出現了嚴重問題,無法支撐地緣政治攻勢,所以特朗普的一些退縮決策應該也是有無奈的因素。最關鍵的因素就是美國的產業空心化、實體經濟空心化。這個因素導致的問題非常嚴重。金融資本控制的虛擬經濟占據絕對優勢,只會讓資本家獲利,而對國家沒有更多的好處,對于人民而言也沒有實質性好處。這是美國根本問題的所在。

漢唐軍機在多篇文章指出,美國金融資本在金融市場獲利太過容易,尤其是和美國軍方結合起來操縱全球金融市場和期貨市場,可以輕易獲取實體經濟不可能達到的利益。在這樣的反差之下,強行要求資本進入實體經濟,通過勤勞和汗水去運轉流水線盈利,根本就是強人所難違背人性。所謂的重振美國實體經濟,特朗普根本做不到,只能喊喊罷了。

特朗普目前時不時出爾反爾,裝瘋賣傻,但是他認真起來的演講,思路非常清楚,能夠抓住要害問題。這充分說明特朗普的顛三倒四,都是表演。很顯然,特朗普對美國國內的敵人一清二楚,那就是國內經濟空心化問題和少數族群問題。未來的美國,白人很快將成為少數族裔,墨西哥裔、穆斯林以及其他族群會使美國白人失去對美國的選舉控制權。

中國和美國的競爭,是兩個世界頂級大國的全面競爭,覆蓋的領域是全方位的,包括地緣政治、意識形態、輿論傳媒、金融、軍事、科技、產業、文化等諸多領域。目前,美國國內不乏清醒的聲音,已經認識到中國對美國構成的實質性挑戰。美國權威智庫外交關系協會發布《創新與國家安全——確保我們的優勢》報告,指出美國自二戰以來一直引領全球創新和科技發展,近年由于政府研發支出不足導致中國在人工智能、5G通信、量子信息等領域已經威脅到美國的領先地位。美國需在未來5年內從研發支出、人才引進、技術應用、科技聯盟四個方面更新創新戰略,從而奠定未來20年在新興和基礎科技領域的主導地位,以保證其國家安全。

由此看來,中美兩國在形成新的戰略平衡后,真正決定兩國前途命運的就是科技競爭。誰掌握了新的工業革命的先機,誰就領先一步奠定新的產業霸權,進而鑄造經濟霸權、軍事霸權和金融霸權以及文化霸權。中美兩國的未來國運,競爭的焦點毫無疑問就在科技創新的能力,絕非其他!

分享文章到為新朋友圈
彩票自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