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炊餅的武大郎 憑什么能養得起潘金蓮(圖)

點此按鈕收聽本文語音

日前,一位網友的獨特觀點吸引了很多人:武大郎可以養活一個尤物級的女人,而且他的房子還是樓上樓下復式結構的,根本不是現在高層樓房這種鴿子窩,并且那地方也不偏,應該屬于縣城CBD(中心商務區)地區,因為旁邊就是王婆開的咖啡館。可見,當時武大郎靠賣燒餅過的生活是相當不錯的!武松回來的時候,潘金蓮還可以擺下豐盛的酒菜,色誘武松……

看過《水滸傳》的網友,相信很多人對武大郎住宅的印象尤為深刻:武大郎家住陽谷縣紫石街,臨街樓房,至少兩層,居住面積應該在200平米以上。

那么,這位清河縣人士,武松的哥哥、潘金蓮的丈夫、西門慶的情敵、著名點心師,身殘志堅的好青年、大宋五一勞動獎獲得者——武大郎先生在宋朝的生活到底過得怎么樣?

除此之外,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蓮還是個全職太太,光憑這兩個條件,就能跟當下中國高級白領有一比,更別提武大郎的幸福指數有多高了。

矮矬矮矬的武大郎,雖然其貌不揚,但人家的住房條件比咱現代的大多數人好多了。武大郎家的客廳相當寬敞,后面還有個面積不小的工作室(做炊餅的地方)。后來潘金蓮看上了武大郎的弟弟武松,挖空心思想把他弄到自家來住,為此還收拾出了一間不小的臥室,怎么看至少也有20個平米。

武大郎家的這棟小樓,和其他人家連在一起,拿現在的話說,就是連體別墅。更厲害的是,人家這小樓還臨街,一樓完全可以作為店鋪使用,二樓住人,是典型的商住兩用連體別墅,商業價值很高,王婆不就是利用自家一樓做生意嗎?

武大郎家的這座小洋樓,占地面積至少有200平米,按容積率1來計算,建筑面積至少也有200平米,何況人家還配有一個小院子。那年代應該沒有按揭貸款一說,應該可以確定是全款付清的,要是出租的話,租金絕對不低!

如此看來,傳說中積貧積弱的宋朝社會應該是很富裕的,社會保障體系也搞得不錯,房價不是很高,窮人也買得起房子。有了如此高檔的住宅,要是擱在今天,哪個姑娘不哭著鬧著要嫁給武大郎呢?即便武大郎是個矮子,因為聯體別墅的支撐,他也會被越看越高大。

各位網友可以試想一下,要不是武大郎買餅將自己的婆娘養得白白嫩嫩,潘金蓮一竹桿打了西門大官人蕭墻禍起,相信武大的后半生一定活得比蜜甜。

稍懂文學常識的人都明白,文學作品總是會折射出當時社會某些現實的。千年之后的今天,一些網友之所以還羨慕武大郎,可能是因為他當時的生活太幸福了,這些網友的焦慮與窘迫可見一斑。人們羨慕武大郎的背后,更多的是羨慕宋朝普通人幸福和安定的生活,羨慕武大郎所生活的那個時代。

宋朝無疑是一個非常富裕的社會,這一點似乎沒有什么爭議,《清明上河圖》所描繪的北宋城市的繁華程度,與現代社會相比也不落后。不僅如此,宋代官方對貧困人口和弱勢群體的社會福利保障也做的比現在好,主要表現在醫療救濟、養老救濟、喪葬救濟等等方面。

元符元年(1098年),宋朝官方頒布的《居養法》規定:對鰥寡老人、殘疾人生活不能自理的,月給米豆、病者藥之、死者葬之,一切免費。并且還設立不同的社會福利保障機構,如居養院,收容乞丐之處;安濟坊,有疾治病之所;漏澤園,死后安葬之地。死后,官方還負責聘請僧人為死者超度亡靈。

據統計,當時全國每年所需費用約五百萬貫左右,全由中央財政承擔。值得一提的是,北宋末年的權臣蔡京對此有很大貢獻,當時他下令各州縣設置居養院、安濟坊,由中央財政撥款,面向全社會開放,進一步完善了社會保障制度。

 

水滸劇照

宋朝不僅窮人的福利有保障,同時也是一個文人輩出和文人幸福的時代。君不見廟堂之上,君臣爭論不已;江湖之中,書生指點江山。試問哪朝哪代的文人有這等身份和地位?

廟堂之上,包拯吐沫橫飛,仁宗皇帝不得不以絹拭臉,而老包卻只當不見,仍然在慷慨陳詞;江湖之上,范仲淹妙筆生花:“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 宋代,是中國知識分子活得最滋潤的朝代,也是中國知識分子政治上有理想、文化上有創新、道德上有追求、生活上有保障的朝代。

與宋朝人生活相比,讓人想起一位現代“北漂”網友在日記中所記載的生活:

他說他在北京打拼十余年來,沒有去過一次劇院,沒有看過一場電影,沒有聽過一場音樂會,沒有游過一次公園……是沒有錢嗎?不是。是沒有時間嗎?也不全是。主要的原因是:沒有心情!一想著房子每月上萬還貸? 、孩子上各種培訓班的費用、工作上的巨大壓力、還有不敢生病……你說,我有心情買一張票,坐到輝煌的大廳里,去聽高雅的交響樂嗎?

真是不比不知道,兩廂一對比嚇一跳,因此,才有網友向武大郎先生致以最深沉的敬意!假如筆者生活在武大郎時代,我一定會為他撰寫一篇長長的唁文,并親自在追悼會上誦讀,除了向這位身殘志堅的“勞動模范”表達敬意以外,還要高聲告訴武大郎先生:請您在九泉之下不要再感嘆自己的人生命運,千年過后的今人,還有很多人非常羨慕您當時的生活——住著連體別墅,貴養尤物級的美人潘金蓮!

分享文章到為新朋友圈
彩票自动分析软件